露沉沉_

唯爱豆与美食不可辜负

比嘉中真的好温暖啊呜呜呜呜呜

卷毛的樽酱真的超萌🤩

【木手×丸井】再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下)



“丸井前辈最近很开心嘛~”

丸井店里请来帮忙的小哥听着丸井哼了一天的小曲,就连做平时最讨厌的算账的工作都是好像高兴的要飘起来

“我最近很开心嘛?”

丸井听了店员的话,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一直挺开心的,最近有变的更开心吗?

“是啊,虽然丸井前辈之前也很亲切,但是最近几个月不一样哦,就好像有个小天使的光环在丸井前辈呢!前辈最近有什么开心的事吗?不会是恋爱了吧~~~”

“去去去,别瞎说,干你的活去”

丸井本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听店员这么一说,突然发现自己这几个月好像生活的更充实了,除了原本每天的工作,根据木手的建议丸井开始打理店铺的推特和ins,每天要拍一些好看的照片放在上面,客人越来越多,自己也就越来越忙;除此之外,丸井每天还会花时间研究新口味的蛋糕,做好后就拿给木手试吃,特意还会把自己休息的时间调到木手休息的那一天,这样就可以带着他出去打球,探索新的甜品店。原本自己在东京的朋友就不多,现在生活里好像全是木手了。

丸井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对,自己最近和木手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已经超过一般朋友的应该在一起的时间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呢,丸井一边刷着打蛋器一边想,奇天烈应该很忙的,自己这样会让他困扰吧。

 

丸井记得两个人在U-17训练营搭档的时候,有一次聊天聊到自己最不擅长的东西,丸井举了一大堆例子,数学、飞虫、百香果、不喜欢甜食的人等等等等,木手沉默了好一会才说自己不擅长应对的大概是自来熟的人吧,丸井一边听着一边把自己的泡泡糖递给木手,木手一脸“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的表情拒绝了递到嘴边的甜食。*

 

丸井有些纠结,可是还没等想清楚,就收到了木手的信息。

“丸井君,我这周末有一些事情,本来约好的打球可以改到别的时间吗?实在是非常抱歉。”

丸井看着短信,觉得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算了,正好给时间让自己想清楚,

“好”

想了想,又在后面加了一个调皮的笑脸,发了出去。

 

周末突然空出了一天,丸井已经很久没有一整天的空闲时间,回想了很长时间才想起来没有木手的时候自己休息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看了看最近新开的甜品店,嗯,这家ins网红店还是要去打卡的,丸井换了衣服,吃着泡泡出了门。周末的涩谷到处都是情侣和游人,丸井有点不习惯自己一个人,全然没了从前一个人出来时的自如。

到了网红店,刚推门进去,丸井就看到柜台前站着一个熟悉的背影

奇怪,奇天烈怎么会一个人来甜品店呢?

丸井顺着木手的动作,看到木手端着一个草莓蛋糕走到了一个桌子前,桌子那边坐了一个女孩子,看上去是个大学生,女孩子尝了一口蛋糕,蛋糕应该是很好吃的,应为女孩子笑的比蛋糕上的草莓还甜。丸井的角度看不到木手的表情,但应该是很温柔的表情吧,丸井觉得。

突然没了胃口,丸井转身离开了甜品店

 

木手转头看着窗外,伴随着门口的叮铃声,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红色

 

丸井把打包回家的煎饺热好放在茶几上,划拉着ipad准备看点什么下饭,可是翻来翻去什么都不想看,还有一股无名火堵在喉咙那,看到煎饺也只是想把它们扔出去

把ipad扔在沙发上,丸井在自家的小客厅里转圈,想摸颗糖吃,在口袋里摸了半天只摸到一颗薄荷糖,愤愤的拆开包装扔进嘴里咬地卡蹦响

吃完一颗薄荷糖,丸井冷静了一点,瘫在沙发上开始思考今天的事,他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是因为木手因为别人而推了和自己的计划吗?从前也不是没遇见过这种事,为什么之前都不生气的呢。不会是因为看见木手和女孩子在一起吧.......

丸井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心里万马奔腾,不会吧...........

丸井高中和大学的时候谈过恋爱,怪不得这种感觉这么熟悉,自己这是,吃醋了?

自己喜欢奇天烈?!

 

丸井的纠结只有半天,到了晚上就已经想清楚了,自己之所以没有注意到感情的变化,一方面是太久没有喜欢的人,一时没有注意到,另一方面是因为木手是男人,自己根本没有往那个方面想。

虽然丸井一直觉得喜欢一个人,和那个人的性别没有关系,却也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吃完中午剩的煎饺,丸井从冰箱里拿出已经冰好的芝士蛋糕,切了一快,一边吃一边想,如果是从前,哪怕是昨天,发觉了自己的心意,自己肯定就去和奇天烈表白了,成了自然最好,不成的话自己也算是把话说清楚了没有包袱。可是现在奇天烈已经有女朋友了,自己还是默默地忘记这种感觉吧。

想来想去,一个芝士蛋糕下肚,丸井决定最近还是躲着木手吧,万一说漏了嘴,影响了木手和他女朋友就不好了。

自己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就要这样悲剧收场了,丸井躺在床上,有点难过。

 

之后的一个星期两个人都没有联系,木手也没来过丸井的甜品店。店铺在推特和ins上越来越火,再加上圣诞季就快到了,这一个星期丸井忙的脚打后脑勺,倒是没有闲工夫想木手的事情,小店员提了几句,丸井也只是敷衍了一下,便没了下文。

 

冬天天黑得早,开门带进来一阵冷气,小店员抬头招呼客人

“诶?木手先生!好久不见了~”

“嗯,最近有一些事情要忙”木手看了看店里,没看到丸井,“丸井君在吗?”

“呃.....丸井前辈....”店员转头看着厨房方向,丸井在厨房里冲着他拼命使眼色,“丸井前辈不在,天气冷,已经先回去了”

“是吗?”木手望着厨房里映出来的影子,掩下眼中的笑意,“那真是太遗憾了。”

 

“丸井前辈,你不会是和木手先生吵架了吧?”店员一边整理着今天的流水,挥了挥手打断了丸井的发呆,

“瞎说什么,要你管吗?好好算账!算错了扣你工资!”丸井假装恶狠狠

“是~!是~!”

 

丸井锁门下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雪花,丸井很喜欢下雪天,但是今天没什么心情欣赏,木手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丸井的节奏。

唉!!!丸井长叹一口气,觉得心力交瘁。

 

好想见奇天烈啊!

丸井在心里默默感叹,一转弯就撞上了一个人,丸井刚想鞠躬道歉,就闻见了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接着听见一声熟悉的轻笑

“好久不见了,丸井君”

丸井一惊,抬头看见这张熟悉的脸,木手不知道等了多久,肩头有细碎的雪花

“奇天烈?!”

“我等了丸井君好久啊”

“你......”

“我也想在店里等,但是我怕我等在店里,丸井君今晚就要睡厨房了”

丸井觉得自己在木手面前像被看穿的小孩子,有些生气,转身想走

“丸井君在躲着我吗?”

丸井停住,背对着木手,声音闷闷的

“没有,我是怕赶不上电车”

木手转到丸井面前,丸井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对不起木手的,最多是有点心虚,心虚怕什么,丸井抬头盯着木手

木手叹了口气,

“那个女孩子是甲斐君的妹妹,刚刚大学毕业到东京来工作,甲斐君托我照顾她一下”

“诶?”丸井听着木手突然的解释有点懵

“丸井君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吗?”

丸井不知道说什么,他有点愣,自己是在意这件事没错,可是木手怎么会知道,为什么要和自己解释,想到这,丸井心里蠢蠢欲动,却又不敢太过期待,空欢喜才是最让人失望的事情。

木手欺身上前,丸井被木手突然的靠近惊的后退半步,后背抵在墙上,隔着软软的羽绒服,丸井觉得像是靠在棉花堆上,有点站不住

“我的心意,丸井君还不明白吗?”

刻意压低的声线让丸井觉得恍惚,转过僵硬的脖子,丸井看见木手眼睛里婉转的笑意,

木手伸手拂去丸井睫毛上的雪花,

“丸井君不说话,我就当是丸井君答应了”

 

直到被木手带回了家,丸井还是懵的,这是被奇天烈表白了吗?是表白了吗?可是他好像什么都没说啊,我要问吗,我要说吗?

耳边的轰鸣声突然停了,丸井手里的吹风机被木手拿走关掉

“丸井君不心疼自己的头发,我还是心疼自己的吹风机的”

木手洗完澡,没有打发胶的刘海垂在眼前,看上去比之前软绵绵了许多,丸井突然来了勇气,抢过吹风机放下,抓着木手走到客厅,把木手推到沙发上坐下,自己站在对面,俯视着木手

 

“木手,我是谁!”

木手不明所以,笑了一下,答道

“丸井文太君”

“不许笑!严肃点!”

木手乖乖的收了笑容,“遵命”

丸井指了指自己

“我!我是男人,木手你看清楚了!”

木手推了推眼镜,

“我虽然是近视,但是这个我还是看的很清楚的。”

“你!....”

木手打断丸井的话

“只允许丸井君喜欢我,不允许我喜欢丸井君吗?”

丸井脸红到耳朵尖

“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你了!!”

“丸井君不喜欢我吗?”

“我不是不喜欢你,我是....”

“那就是喜欢了。”

木手起身拉过丸井坐在身边,

“对不起丸井君,是我没把话说清楚,我很喜欢丸井君。国中的时候,丸井君对我来说,就是很特别的人了,我身边,从来没有像丸井君一样的人”

木手的神情越发温柔

“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在我身边吵吵闹闹,把他最喜欢的东西分给我,甚至还会支使我帮他做事情”

丸井听到这忍不住笑出来,

“所以,丸井君,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你是新鲜的,是我从没见过的,是特别的。我打伤了你,我以为之后你都不会再理我了,而且合宿就要结束了,我要回冲绳,你要回神奈川,我便更没有什么理由和资格继续和你交往。其实,当时我很想继续和你组双打,想更了解你,当时,我还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

“我从没想过会再遇见你。这次在东京相遇,我们又成了很好的朋友,那种感觉又回来了,这次我懂了,就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那我..那我要是不喜欢奇天烈怎么办?”

丸井本想吓唬一下木手,奈何控制不了脸上的肌肉,说出的话倒像是在撒娇了

木手却是认真的想了想,

“大概....我也不知道,我没想过,向你袒露心意,唯有这件事,是我做过的,唯一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第一次,冲动的,想做,便做了。”

多日来压在心里的那口气终于呼了出来,与喜欢的人心意相通的畅快,是语言无法描述的,丸井跪坐在沙发上,头埋得低低的

“我很喜欢奇天烈”

木手把丸井环在怀里,凑近那个比红发还红的耳朵尖

 

“我也爱你,丸井君。”


end

——————————————

* 这里的梗来自音游,体育祭活动的登录故事,丸井问木手有没有什么苦手的项目,木手回答说没有,仔细想想对自来熟的人比较苦手,然后丸井就问木手要不要吃口香糖,

木手一脸无奈的小声嘀咕你听不懂别人的话吗


【木手×丸井】再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上)


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个和文章对不上的沙雕名字......

依旧的小学生文笔,没有高潮的流水账

他们的好,我写不出万分之一


————————————


春天总是让人觉得困倦,丸井打了个哈欠,向上滑了滑电脑

今天的流水,终于算!完!啦!

刚刚还哈欠连连,想到算完流水就能吃到的宵夜,丸井现在已经容光满面。

 

叮铃~~

“对不起,今天我们已经打烊了”

“啊,对不起啊,我看到还亮着灯就进来了。我只是想买一个小蛋糕,请问有剩下的吗?”

丸井看着桌子上自己留的一块黑森林,有点犹豫,算了,干嘛跟钱过不去呢

“还有一块黑森林,您看行吗?”

眼前的男人盯着已经空了的橱窗,听见声音抬起头来,丸井打眼看过去,大约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深色的头发用发胶固定的一丝不苟,肤色对于生活在东京的人来说有一点点深,是很好看的小麦色,衬衣上有一点褶皱,看来是忙了一天。

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

男人对着丸井露出了感激又礼貌的微笑

“当然可以,十分感谢。”

这个声音是......

 

丸井看着男人提着自己的蛋糕走到门口

“奇..奇天烈?”

“丸井君终于想起我了?”

 

“什么嘛!奇天烈明明都认出我了,为什么不主动和我打招呼!害我还怕认错了人!”

“明明我更应该生气吧,当年我们可是最佳搭档,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丸井君都认不出我了”

木手喝了一口水,酸酸甜甜的,像丸井一样的活泼的味道

“毕竟我们都十二..十三年没见了!十三年!而且,奇天烈确实变了一些嘛,本天才没认出也是情有可原的!”

“嗯?”

“怎么说呢,就是整个人给别人的感觉都和国中的时候不一样了......”

“丸井君还和那时候一样,我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丸井用吸管搅了搅杯子里的冰块,仔细看了看木手,又摇了摇头

“也是啊,曾经的杀手,今天竟然变成了白衣天使,给人的感觉肯定变了”

曾经用最卑鄙的手段赢得比赛,被誉为网球场上的“杀手”的木手永四郎,今天已经是一位医生了

木手有点无奈,没有去纠正丸井有些别扭的比喻

“丸井君成为一名甜品师,倒是意料之内呢”

 

那晚两个人差点错过最晚一班电车,丸井和木手在站台上交换了联系方式,木手看着自己的line弹出好友验证消息

丸井的头像是一块草莓蛋糕的图片,上面插着一块写着“丸井”的小巧克力牌

“是丸井君自己做的蛋糕吗?”

“当然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天才~”

“是丸井君的风格”

木手收起手机,从他的角度能看到丸井的发旋

“丸井君,那次的比赛,我好像没有正式跟你道歉过,丸井君,对不起。”

“诶?”

“那次的比赛,把你打伤了,我很抱歉”

“呃,奇天烈,其实你不用这样,我也没有...”

“请听我把话说完,那次的比赛,把你打伤了,我很抱歉。但是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只是,觉得欠你一句正式的对不起。”

“哈,果然是卑鄙的优等生啊~”

丸井觉得正经的木手和十三年前的“杀手”重合了,其实如果木手不提起这件事,丸井根本没有想起来。和木手重逢,丸井回忆起的,关于木手的记忆,全是快乐的,两个人一起研究战术,一起练习,一起吃饭,木手用缩地法帮自己去抢最新发售的泡泡糖,自己嘲笑木手吹不出泡泡的滑稽样子。至于那场比赛双方都没获得什么好处的比赛,丸井好像选择性的忘记了。

丸井吹了个泡泡,笑着撞了一下木手的肩膀,

“好吧,看在奇天烈这么真诚的道歉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以后常来店里玩,随时联系~”

“好的,那丸井君回家路上小心,晚安”

“晚安!”

 

后来木手真的常常光顾丸井的店里,或者说是几乎天天都会来。丸井的甜品店离木手就职的医院不远,是木手上下班的必经之地。木手有时会在正常下班的时间过来,有时会在快打样的夜里过来,要是有一天没来,丸井就知道木手昨天一定上的夜班。

刚开始木手过来的时候,会随便挑一块蛋糕,大多数是当天没有卖完剩下的,后来,丸井每天都会专门给木手准备一块蛋糕,每天都不一样,大部分是自己异想天开新研究出的口味,薄荷的,红酒的,芥末的,还有苦瓜的。每次做完,都会拍照发给木手,木手大多数时间不会马上回复,丸井也不着急,因为知道木手看到后就会回他:今晚就它吧。

每次木手来,要是店里客人多,木手就会直接买走自己的那块蛋糕,要是客人少,木手就会和丸井聊几句,从医院里的医患关系到今天中午吃了什么,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丸井在说,给木手介绍今天的蛋糕,自己的新的灵感,还有今天遇到的奇葩客人等等。医院的同事要是看见这样耐心而且微笑着的木手,恐怕会觉得他被外星人附身了。

 

这周末木手约了丸井一起打球,虽然丸井现在已经不会放很多精力在网球上,但是偶尔也会约在东京的桑原、慈郎一起出去运动,也会关注职业选手手冢、越前的比赛,所以用丸井的话来说,他的网球技巧还是一样的“天才”。

木手就不太一样了,医学生的课业紧张,大学时木手几乎天天泡在图书馆里,工作了以后时时待命。在没有工作的休息日,自律如木手,也会想就这么在床上躺一天。虽然还是会保持健身,但是目的已经变成了保持健康和身材,网球更是很久没打过了。

 

丸井拿起毛巾擦了把脸,额前的红毛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奇天烈,你最近是不是吃蛋糕吃胖了?网球可是不如国中了”

丸井伸手戳了戳木手的肚子,嗯,好像还是硬硬的

木手正在喝水,被丸井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的差点呛到,他捉住丸井那只捣乱的手

“丸井君”

“啊?”

木手盯着丸井看了一会,放开了手

“没什么,天气太热了,我们回去吧。哦对了,我的新家装修好了,丸井君今晚有空吗,要不要来玩?”

丸井想了想,抬起头看着木手

“我晚上是没什么事情,不过我今天份的蛋糕还没吃,奇天烈家有蛋糕吗?”

“蛋糕是没有,不过家里有烤箱,你可以在我家里做蛋糕。”

 

回家的路上,丸井拉着木手去超市买做蛋糕的材料,木手推着购物车跟在丸井后面,丸井已经往购物车里放了一袋10公斤的面粉,各种水果、糖浆,甚至还有模子,一边向购物车里加东西还一边跟木手讲解各种东西的用途,不同牌子的巧克力的特点,木手觉得自己再不插嘴,超市都要被丸井搬空了

“丸井君,已经够了,今晚只要做个小蛋糕而已”

“嗯?没事,剩下的留着以后再用!”

以后...吗?

 

两个人买的东西太多,又刚刚运动完,决定还是打个车回家。位于市中心的小区打车很快就到,木手提着面粉和水果下了车,丸井提着几个瓶瓶罐罐跟在后面,看着周围一水的高层,想了想自己租了三年的单人公寓,丸井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木手家的公寓楼层很高,装修是很简单的北欧风,客厅、厨房、卧室全部都干干净净的,感觉不到什么家的烟火气。

进了家门,丸井要洗澡,木手给丸井找出了客人用的拖鞋、毛巾和自己已经洗好还没穿过的新睡衣。等木手自己洗好出来,就看到丸井穿着大了一号的睡衣,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木手想去帮忙,却被丸井推出了厨房让他不要捣乱,木手只能笑着去找打包回来的意面,放进微波炉里叮着

 

意面配的是白葡萄酒,丸井不常喝酒,两杯下去已经微醺,摇头晃脑的指着木手说他不够朋友

“奇天烈搬家都不叫我,太见外了,拿我不当朋友吗!”

木手把丸井面前的杯子拿远了一点

“我没什么行李,这里的家具都是新买的,所以搬家也就只是拿着行李箱打个车而已。”

“不过话说奇天烈你很有钱啊,能在市中心买这么好的公寓,我可是还住在贫民窟呢”

“读书的时候跟着老师做了几个项目,拿的奖金付了首付,剩下都是贷款,我现在可是欠着债的人呢”

“诶.......”

落地窗外是万家灯火,灯光照进丸井的眼睛里,仿佛星光一样闪烁

“奇天烈一个人在东京,不会孤单吗?”

 

木手把最后一块蛋糕装进小盒子里,递给等在门口的丸井

“你这样子回去没问题吗?”

丸井靠着门站着,接过蛋糕仔细的抱在怀里

“没关系的~我平时下班的时间比现在晚多了~~”

“请至少让我送丸井君回家吧”

“不用啦”丸井指了指厨房的一片狼藉,“等你回来再收拾好厨房睡觉就要明天啦”

 

“那再见啦~~~”丸井坐进叫来的车里,对着木手使劲挥手

 

木手目送载着丸井的车出了小区,上楼回家看着厨房的锅碗瓢盆,任命的开始整理,第一次有家的感觉。


tbc

单抽出奇迹
我爱亮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很甜 可是我好难过啊

呜呜呜新卡太好看了吧
真甜你画风不一样啊!!

【凤宍】那么长的以后 0

写在前面:

之前撸了一篇凤宍的设定,终于开始动笔了,写长文主要是希望锻炼自己自制力

原著向剧情,有私设,人物尽量贴近原著,ooc不可避免,介意慎点!

人已经小学毕业十几年了,但是文笔才刚升入小学,要求逻辑严密行文流畅辞藻华丽的亲们不要再向下看了!!

文章的名字还没想好,暂且起了一个,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换.....

以上!


——————————————————————————————


每年樱花开的时候,就是开学的时候了。

从前开学的时候,宍户亮总是很开心,因为又升了一个年级,可以到更高的楼层,六年级的时候,他天天和向日岳人混在一起,有种统治了整个幼教部的错觉。

今年,一下子从六楼搬回了一楼


 宍户亮早上起晚了,咬着个面包就出了门,走到半路又返回家里拿了忘记的领带,下了公车一路飞奔,还撞到了幼教部的幼教弟,终于赶在最后一秒进了教室

 把自己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储物柜里,宍户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庆幸冰帝学园并不像其他中学一样要求剪寸头


 “怎么样?上次推荐给你的洗发水不错吧~”

泷荻之介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宍户赶紧收了一下眼里的得意

“咳,还行吧”

“哼,真是不坦率”泷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亮!!!!!快走啦!!!!典礼要迟到了!!!!”

岳人拖着芥川慈郎,站在门口冲宍户招手

“哟!早啊,泷!”

“早,向日......早,芥川?”

泷看着快要睡着的慈郎,不知道要不要打个招呼

“唔.....早”

慈郎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

“...”

“...”

 

开学典礼的礼堂在学校的另一边,不过四个人都是从幼教部直升上来的,自然不会迷路,一路吵闹这就到了礼堂,他们到的时候只剩下了前排的位置,岳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情不愿的坐下了

 

校长讲话每年都差不多,无非是宣传一下学校先进的教学设备、丰富的校园活动,再畅想一下美好的未来,宍户都能背下来了,但是几个人坐的靠前,除了慈郎大家都不敢明目张胆的睡觉

 

“咳,那么下面我们有请学生代表 迹部景吾同学 发表讲话!”

 

宍户觉得,这位迹部景吾同学的脸和他讲的话真的挺配的,他坐在前排,看的很清楚,嚣张的讲话配上这张好看到欠揍的脸,真是让人不爽!听说他也递了网球部的入部申请书,宍户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下午就应验了,迹部占了网球部的办公室,打败了网球部的前辈,一脸“谁还不服就来啊”的表情,宍户和向日在冰帝幼教部也是有名的网球选手,本来就看这位张口本大爷闭口本大爷骄傲的像只孔雀的迹部景吾很不顺眼了,又仗着没有在青少年大赛上听说过这个名字,便气势汹汹的上前挑战。

 

结果惨败了

 

宍户觉得不可思议,这个迹部,明明已经打了那么多场比赛,怎么还会这么有体力,而且是一对二

啊啊啊啊啊啊可恶

宍户气呼呼地盯着迹部,心里却不得不佩服他

 

这场比赛也让宍户认识到:自己绝对不适合双打!!!

 

宍户和岳人坐在场边休息,慈郎难得精神,一脸崇拜的看着迹部和不知从哪来的一个关西少年,这场比赛比之前都激烈许多,迹部意料之内的赢了,关西少年却没有失败的沮丧,兴奋的握住了迹部的手

 

“我是来自大阪的忍足侑士”

“忍足侑士? 本大爷记住了”

 

场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很多看比(迹)赛(部)的(女)同学,宍户一行随着迹部离开网球场,才开学第一天居然就有了自己的后援团和应援口号,宍户翻了个白眼

 

“我升入国中后,也要加入网球部。”

“我也一起加入好了!”     

 

宍户转头,是两个穿幼教部制服的孩子

 

宍户想,自己国中这三年,大概会和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吧!



 ——————————————————————————————

 


凤长太郎升上六年级了

今天自己的姐姐都要去上学,姐姐上的是寄宿制的高中,今天家里的车要去送姐姐,凤礼貌地向家人道别后就顶着被姐姐揉乱的头发跑出门了

凤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看到一辆豪车径直开进了校园里,冰帝一向注意校园安全,就连学校领导都是把车停在校外的停车场,凤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车开进学校

凤看着车进了学校,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就被人从后面撞了个趔趄,站稳转头一看却没见后面有人,却听到前面有声音传过来

“啊,对不起啊学弟,我赶时间,实在是对不起啦!!”

凤看着那个背影,应该比自己高不了多少,好像绑着一个马尾,是女孩子吗?

国中部的女生制服是西裤吗?

 

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没有课,上午是开学典礼,下午到新教室熟悉环境、整理东西,认识新同学和老师,早早地就放学了。冰帝的校园很大,幼教部比较靠学校里面,凤和一个暑假没见面的日吉若一起向校外走,

 

“呐,日吉君,一会儿要不要到我家里玩啊?”

“不了,今天要上算盘课。”

日吉总是很冷淡呢,不知道该和他谈点什么,凤想着,思绪就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呐呐,听说迹部少爷在网球场打球呢!!”

“啊啊啊啊啊真的吗!!!快走快走!!!”

几个穿着国中部制服的女生打断了凤的神游,他和日吉对视一眼,路口一转直接去了网球场

 

“这就是迹部少爷吗?”

球场上是一位穿着网球部队服的少年,对面是另一位少年,却穿着校服衬衣和西裤皮鞋,比赛很激烈,凤和日吉虽然都不是网球部的成员,却也都一直接受网球训练,看得出两人的水平已经远超国中生的水平了

 

场上的比赛很激烈,场边的观众席上已经有很多人在围观了,大多数女生时不时爆发出大规模的尖叫

球场边有几个穿网球部队服的前辈,还有个明显更加稚气的男生,大概是新入部的一年级部员,其中有一位绑着马尾的前辈,凤觉得很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6:4 迹部胜”

 

转眼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凤第一次看网球比赛看到忘记时间,身边的日吉也是难掩眼中的激动

“我升入国中后,也要加入网球部。”

 

凤一直觉得自己升入国中之后是会加入乐团的,但是听到日吉的话,突然涌起一腔热血

这位迹部部长,是值得追随的人

 

“我也一起加入好了!”

 

迹部已经穿好衣服准备离开了,后面跟着新来的转校生桦地崇弘和几位一年级的前辈,凤鼓起勇气抓住路过的那位绑马尾的前辈

 

“那个....前辈,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

“嗯?没有吧。天都快黑了,幼教部的小鬼还是赶紧回家吧!”

“啊,是!谢谢前辈的关心!我叫凤长太郎,可以问一下前辈的名字吗?”

“宍户亮!”



TBC


之前撸的那篇凤宍设定,已经开始写了,但是我觉得自己的小学生文笔已经没有人能拯救了

长篇好难想名字啊......

是不是没人先开文后起名字啊

希望写长文能锻炼自己的自制能力吧.....

木手!!木手!!!!看卡面是木丸吧!!是木丸吧!!!呜呜😭😭感动哭

大杀网冲鸭!!!!冢不二冲鸭!!!!

三个月前剪的视频大概是不能参加活动了,但是还是捞一发为活动助力!!

这两天内测打歌打的要吐 但我永远爱网王 永远爱RB!!


© 露沉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