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沉沉_

唯爱豆与美食不可辜负

翻手机翻到曾经拍的夕阳
虽然很喜欢冬天
但下班的时候天都黑了好冷

小哥哥满足了我对男朋友所有的要求❤️❤️❤️叛逆的追风少年+外表傲娇内心忠犬

依旧没有想到标题的小短篇

每个故事都有两面

今天我们来看看重庆之行的B面

小李警官的故事

应该只是part one

我发现凌院长一直活在背景里....都是我的锅

不造有没有错误 不造有没有ooc

以下正文 敬请笑纳



李熏然第一次见到,啊不对,是听到凌远,远比凌远以为的早很多

 

李熏然费了很大力气才从第一医院的走廊里挤到大厅

还没顾得上看一眼报告单上的测评结果

就被护士小姐拦住了

“对不起这位先生,由于您和感染者有过直接接触,必须马上进行隔离,现在情况比较紧急,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李熏然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像极了微博上那个满脸问号的黑人

感染者?!隔离?!

李熏然再来医院的路上,给一个发高烧休克的小姑娘做了人工呼吸,然后一连闯了三个红灯飞到医院

李熏然看着几乎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的医院大厅

又抬手看了看报告单

叹了口气

乖乖的跟着护士走进了临时设立的隔离病房

不合格

反正也不能回去上班,回家也是像隔离一样

李熏然拍了拍带着消毒水气味的枕头

一个月不见,居然有点想念这种味道了

 

李熏然已经出院一个月了,但是心理测评依然不合格

他掏出手机给李局长打了电话,无奈地说还是不合格

听不出电话那头的老李头是担心还是高兴,也许二者都有吧

没有说自己被隔离的事

李熏然不想让父亲再害怕一次了

 

收了线的李熏然乖乖的躺在床上

听着外面医护人员忙碌的脚步声

周围病房的人的抱怨声

李熏然好像并不是很害怕

 

“各位同仁,各位患者,大家好,我是第一医院院长凌远。我要向大家宣布,第一医院从此刻起,因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进入应急状态。”

李熏然从床上坐起来,听着广播里传出来的男声

凌远?院长?应该是个老头吧

李熏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白胡子老学究的形象

不过这个声音倒是蛮有磁性的,也许只是广播的电磁给他的声音加了滤镜

李熏然一边走神,一边断断续续的听着这位凌院长的话

流行出血热?!经过口腔传播?!

李熏然觉得自己背后升起一股凉意

“只要还有一位医生在,我们绝对不会因为任何困难放弃救治,请你们放心。”

这位凌院长的声音似乎有魔力,慢慢抚平了李熏然竖起的寒毛

李熏然对这位院长很好奇

 

第二天,李熏然隔着隔离室的观察口看见这位凌远院长

李熏然很意外

不是白胡子老学究,也不是挺着啤酒肚的老油条

看上去只比自己大几岁的样子,很高,身材匀称,嗯...头有点大

没穿防化服,只带着一副口罩

露出一双有神的眼睛和挺拔的山根

应该长得不难看吧

居然没到自己这里看一眼?!

李熏然觉得有点失落

接下来的两天,李熏然每天都能看到凌远

指挥着医护人员,忙而不乱,有条不紊

但是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衬衣上全是褶皱

还一直咳嗽

应该是一直呆在医院里吧,都没休息好

李熏然有点担心

 

第五天,凌远没有出现

只有韦天舒一个人

李熏然之前就认识这位韦大夫

当时他正在心理科侃侃而谈,碰上来拿报告的李熏然

两个人竟是一拍即合,互相加了微信,经常在朋友圈相互调侃

“韦大夫!”李熏然喊住匆匆忙忙的韦天舒

“熏然?!你怎么在这?!”

“我被隔离了...”李熏然一脸无辜

“今天怎么没见凌院长?”李熏然没有兜圈子

“啊?凌远啊。。凌远。。休息了”韦天舒脸色变了变,不敢看李熏然的眼睛

李熏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挣扎着

“休息了啊。。是感冒了吧。。前两天就听他咳嗽,肯定是在医院着凉了”

韦天舒低着头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看着李熏然

“兄弟,千万好好儿的”

 

李熏然看着韦天舒的背影

想起了那张照片,火场里逆行的消防员那张

 

李熏然很快就被放了出去

这场来势汹汹的传染病也没能嚣张多久

但是李熏然觉得自己病的更重了

他已经连着三天梦到凌远了

早上醒来的李熏然看着正对自己立正敬礼的小李警官

第一次有点想念谢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熏然看着对面笑得要掉到桌子下面的韦天舒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欠揍了

“不会吧李警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你那天在医院看见我张嘴就是问凌远去哪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熏然适时的放出审讯时的眼神,惊得韦天舒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笑话,虽然我很久没去上班了,但是吓住你还不容易吗~

“咳咳,凌远他还在医院住着呢,咳咳咳,这次可是病得不轻,再加上他原来的胃病,我们一致决定把他关在医院里,不养好绝不让出院!”

 

吃饱喝足的两个人从烧烤店里走出来

韦天舒有点喝高了,拉着李熏然大着舌头说

“凌远这个人啊,我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他这人,外冷内热,看着是个高冷的精英,实际上是个居家好男人,但是吧,工作起来不要命,是该有个人看着他了。”

说着还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

“任重而道远啊!”

 

李熏然回家站在穿衣镜前

发型?帅气

长相?帅气

身材?完美

瞥见旁边挂着的警服

职业?警察和医生,难道不是绝配吗?!

虽然不是柳大尉那么牛的维和军人

但是我也立过一等功啊!

虽然现在在停职吧

这也算是我立功之后的奖励啊

 

李熏然默默地把“凌远”记到了自己的待办事项里

 

后来李熏然常常跑到凌远病房外面偷看

他看着凌远一天一天的好起来

看着凌远坐在病床上翻医学杂志,签工作文件

看着凌远坐在医院小花园里晒太阳

像个老头

李熏然在心里偷笑,然后随着凌远一起伸了个懒腰

 

“你快说,凌远他跑哪去了?!”

“哎呦呦,你先放开我”

李熏然看着脸皱的像抹布一样的韦天舒

有那么疼吗,一边吐槽者一边松开了他

“他出院了,说是要出去转转,疗养疗养”

“去哪转转?去哪疗养?”

“我不知道啊”

“问啊!”

李熏然盯着韦天舒战战兢兢的套凌远的话

凌远似乎没怀疑,直接把订机票和酒店的事交给了韦天舒

李熏然又盯着韦天舒给自己订了同一班飞机同一家酒店

走的时候,李熏然对着韦天舒眨了眨眼睛

韦天舒一脸委屈

“这还只是个开始呢~”

然后在韦天舒的哀嚎声中盒盒盒盒盒盒的大笑着离开了医院

 

回家收拾行李啦!

重庆我来啦!

凌远我来啦!


在没码完字的日子里捞一个曾经剪得蔺靖小甜饼出来~


明天毕业典礼
然后我今天把电脑里所有的资料全部弄丢了..
大学四年的所有论文..ppt..全都不见了..
当然了..即使它们一直都在以后可能也不会再看一眼
所以也没有很心疼
但是!!我的资源!!我的剪辑!!我码的字!!全都没了!!
全!部!都!没!有!了!
我的心血啊!!

那就这样彻底告别过去吧
明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听小哥哥的话 要真诚要勇敢要善良 最重要的是不要浪费食物~~~~

【凌李】一个没有标题的小短篇

第一次发文好紧张

文中素材取自我和机油的重庆之行

不造有没有错误,不造有没有ooc

楼诚及其衍生还能再爱一万年❤



凌远傍晚下了飞机,看着路边的小摊才想起

重庆....嗜麻辣!

晚饭尝试了少加辣的麻辣串的凌远

一晚上没睡好

 

凌远来的第二天,慢悠悠的逛了磁器口,晚上去了人挤人的洪崖洞,在几个经典的拍照位置拍了几张照片,一副标准的游客范儿

看过夜景之后,凌远去了之前百度好的那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火锅店

 

凌远看着人声鼎沸的火锅店,又看了看表,确定现在已经晚上10点了,终于相信了人们对重庆火锅的热爱,并且觉得这家店肯定做得不错

在服务员的带着凌远上了二楼,穿过一群光着膀子喝酒喧哗的大叔,停在一张还没收拾的桌子前面

凌远看着服务员随意而不走心的擦了一遍桌子,默默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湿巾

 

凌远刚坐下,荤菜类还没看完,就听见头顶传来一阵低沉的男声

“先生,一个人吗?”

凌远心想:不会吧,这是火锅店啊,还有别的业务?

凌远顺着声音方向抬头,看见一个年轻男人正歪着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笑容里带着友善,还有点....讨好?

“拼个桌呗~”

 

年轻男人长着一双让人无法拒绝的小鹿眼,被火锅店的热气熏得湿漉漉的

“我要饿死了,再说一个人吃火锅能吃到什么呢,你说是吧”

凌远看着面前的男人

长得挺好看的,身材有点瘦,手臂上的肌肉线条刚刚好,应该是个经常运动的人

对方已经拿过菜单开始研究了,一边看一边评价着各种菜

好像很会吃的样子

“坐吧”

凌远指了指对面的位子

一个人吃的确有点寂寞

 

鸳鸯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红烫滚烫,白汤浓郁

凌远慢慢喝着一杯热茶,对面的人吃的狼吞虎咽

凌远看着他从飘着一层红辣椒的汤底里捞出一个肉丸子,悄悄的咽了咽口水

“诶你怎么不吃啊,这大热天的你居然在火锅店里喝热茶,你不热啊”

肉丸子似乎有点烫,而且又麻又辣,让他说话有点不利索

凌远有点想笑

“我胃不好,不能吃辣”

说着从清汤里捞了几颗菜叶子

对方先是一脸“你真可怜”的表情,然后又是一脸“来重庆旅游不能吃辣,真是遗憾”的表情

凌远嘴角抽了抽,又默默地端起了那杯热茶

 

这顿火锅在凌远的“他怎么这么能吃”的惊讶和对方的嘶嘶声中结束

凌远看着满头大汗,辣的合不上嘴的年轻人,递过去一盒牛奶

“谢了啊”

 

走出火锅店大门的那一刻,凌远被外面的景象惊呆了

瓢泼大雨

看不出雨滴的瓢泼大雨

门口的那条路已经变成了一条河

而且是奔腾汹涌的一条河

凌远向着门里缩了缩,心里想着

这样的雨应该不会下太久吧,早知道刚才就不结账了

 

“天哪下雨了?!”

跟在凌远身后的年轻人掏出手机拍了几张大雨的照片,又噼里啪啦打了一大段文字

凌远盯着他在屏幕上游走的手指

手真好看,拿手术刀应该也很合适

 

年轻人抬头正对上凌远的目光,凌远咳了一声,有点尴尬的回过了头

“这天可不好打车呢,一起吧”

凌远点了点头

 

“去哪儿?”

“解放碑1号公寓”

两人异口同声

 

凌远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事情巧合的让自己不敢相信

比如碰上一个吃火锅要求拼桌的年轻人

比如这个年轻人居然和自己住同一家酒店

比如他居然更巧的住在自己隔壁

凌远还觉得自己今天着实有点倒霉

比如自己新买的皮鞋就这样被大雨泡了

比如刚刚只是忍不住吃了一个红汤里的肉丸子,现在胃就有点造反

 

凌远刚准备关门好好回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

一个灵巧的身影顶着湿漉漉的脑袋挤了进来

“留个电话吧,还没还你刚刚的火锅钱和打车钱~”

凌远有点惊愕,但是想了想觉得不能和钱过不去,于是报上了自己的手机号

“凌远。”

 

年轻人存好电话号码,抬起头对着凌远灿然一笑

 

“你好,我叫李熏然。”

 

 

凌远在重庆的第三天,是从一阵敲门声中开始的

凌远顶着一头睡乱了的头发开了门

门口站着已经穿戴整齐,恨不得马上就出发的李熏然

“你今天还是一个人吧,有安排吗,咱俩做个伴吧!”

 

凌远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两个人站在酒店门口,李熏然从包里掏出一份攻略,邀功似的对着凌远挥了挥

凌远表面上平静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开始纠结

他都已经准备好了?是早做好的还是昨晚临时抱的佛脚?为什么要叫上我呢?不想一个人旅游?那在来之前就应该约好人啊。怕我寂寞所以捎上我?现在会有这么热心的人吗?万一我不愿意那多尴尬,万一我是坏人呢?算了算了,反正他也不会把我卖了,正好我自己也没做攻略,有个导游也挺好的。

“……那晚上就去这儿怎么样,听说夜景特别棒!”

凌远点点头,其实他根本什么都没听见

 

李熏然的攻略极其简洁,凌远甚至不能称之为一份攻略

但是想到自己非常“不凌远”的根本没做攻略,凌远决定放任自己跟着李熏然走

 

两个人用一上午的时间参观了红岩革命纪念馆、烈士陵园、白公馆、渣滓洞

凌远虽然是一名医生,但平时也爱读些历史、政治方面的书,对这些革命事件和人物都有所了解

当凌远知道李熏然是一名警察,但对近代史的了解只停留在“我见过他,但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的程度时,还是吃了一惊的

对李警官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任务就这样落在了凌远的肩上

凌远觉得这个可以有

 

下午两个人逛了西南政法和四川外院

凌远觉得校园生活离自己有点远

“怎么了凌医生~是不是觉得自己老了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凌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这是成熟”

“是是是,成熟稳重的凌医生“

李熏然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篮球,稍一用力,篮球就在指尖转了起来

“要不要比一下~”

凌远看见他对着自己挑了挑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凌远看了看自己的白衬衣西装裤和大皮鞋,摇了摇头

 

李熏然自己打了会儿篮球,凌远就这么在边上等着

凌远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

虽然自己也喜欢运动,但是医学生向来功课忙,凌远又是学生干部

所以即使是去运动,也都是匆匆忙忙

像现在这样,晒着太阳坐在场边看着别人打球,还是第一次

李熏然身高腿长,跑起来像一阵风,扣篮的姿势更是漂亮

虽然命中率差一点

凌远用吐槽掩饰着内心泛起的那种奇异的感觉

 

“嘿,想什么呢”

李熏然一屁股坐在凌远旁边

“无聊了?谁让你不和我一起”

口气里满是笑意

“没有,觉得你和大学生没什么区别,不像三十岁的人”

有点嫉妒你

李熏然笑意更浓

“那你应该多和我在一起,越活越年轻~”

凌远看着顶着一头羊毛卷,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的小李警官

这样的人,真能抓到凶神恶煞的嫌疑犯?

 

乘长江索道过江,在路边摊解决了晚饭,两个人在南山一棵树等着夜幕降临

夏天天黑得晚,太阳迟迟不肯落下,李熏然等得有些无聊

凌远倒是不急,低头翻着相机里白天拍的照片

 

“凌医生怎么这个时候出来玩,医院里没病人吗?”

李熏然开始找话

“李警官不是也没有在抓犯人吗”

“我前段时间刚抓到一个重犯,局里奖励了我一个长假”

凌远抬头,看见李熏然一脸的骄傲

 

“你们医生也真辛苦,每天累死累活的救人,还要被人误会”

“警察还不是一样,前段时间还听说有个警察被变态杀人狂抓住折磨了好一段时间,听说还被催眠了,后来虽然救回来了,恐怕心里也会留下阴影。”

……

没听见李熏然接茬,凌远看了看他

难道自己说错话了?没有吧.....不会是小警察害怕了吧

感受到凌远的目光,李熏然转头对他笑了一下

“是啊”

 

凌远觉得李熏然情绪有点低,觉得他应该是想自己呆一会,便退后了几步四处拍拍

回头的时候看到李熏然用手肘撑着栏杆,盯着江对面的大楼发呆

站在夕阳下的青年仿佛在发光

凌远悄悄拿起相机

咔嚓

嗯,很满意

 

等到快八点,灯终于都亮起来了

凌远觉得这夜景确实对得起自己花出去的门票钱

李熏然很兴奋,掏出手机一阵咔嚓咔嚓的猛拍

然后转头对着凌远说

凌医生,我们两个自拍一张吧

 

凌远从来没做过这么小女生的事,但是李熏然似乎常做

凌远看着照片里自己

嗯...头怎么这么大...表情也有点僵硬.....李熏然为什么这么好看?!

李熏然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的笑着

“凌医生你不会自拍啊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来我教你”

说着又拿起手机拍了好几张

凌远觉得自己还是不太适合自拍

 

从南山上下来,两个人又吃了顿夜宵

李熏然坚持走着回酒店

凌远捏了捏有点硬的小腿,咬咬牙点了头

虽然已经挺晚了,但是路上仍然有很多人,大多数都是游客

凌远觉得和李熏然挨的有点近,偶尔能碰到对方微凉的皮肤

重庆的晚上没有了白天的闷热,时不时有江风吹过

却吹不走凌远心里的异样

 

“明天见啦,凌医生”

凌远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

 

凌远这次休假,其实也是出来调养身体

刚刚从飓风病毒里捡了一条命回来,凌远决定好好享受一下人生

然而为什么是重庆呢?

来了以后好像既没有能够调理身体,还给自己找了个小尾巴

想到这,李熏然那张脸浮现在凌远面前

凌远手一抖,把头发吹歪了

要不然也去烫一个得了

凌远一边用手呼啦着头发一边想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凌远继续“对镜贴花黄”

不用想也知道门外是谁

凌远打开门

果然是笑眯眯的李熏然

李熏然这个羊毛卷有点太卷了,还是前两天看的那个演员叫什么来着,什么东?那个发型不错,显气质

 

“凌医生快来,我带了早饭,一起吃吧”

凌远回过神来,看到李熏然已经自己进来了,摆了一茶几的早饭

不是给我带的吗,你怎么自己吃起来了

凌远很想笑

塞了一嘴包子的李熏然看着凌远,一脸“你为什么要笑”的表情

像只小仓鼠

凌远突然觉得很饿

 

吃过早饭两个人出发去了解放碑

李熏然斗志昂扬的说要横扫好吃街

凌远在心里默默为他点了一根小蜡烛

 

几个小时以后

李熏然摊在解放碑前面的台阶上

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捂着嘴

“哎呦,不行了”

凌远以为他辣的不行了,于是拿出刚才的买的牛奶

李熏然摆摆手

“撑死了,不喝”

凌远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板健胃消食片

“喏,专门给你准备的。”

 

凌远觉得脸红的小李警官特别....萌

 

下午的太阳有点大,两个人找了个咖啡厅,准备等晚一点再出去

一下午的时间,两个人就坐在那聊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

凌远觉得李熏然看人的眼光很准

“我是警察嘛,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凌医生也不差啊”

毕竟我比你多吃了好几年的饭呢

凌远问李熏然为什么一个人

“因为局里只给我放了假,当然只有我一个人出来了”

凌远竟无力反驳

“没有女朋友...?”

凌远问的小心翼翼

“没有啊”

“凌医生觉得很奇怪吗?你不也是一个人”

凌远觉得这对话很难再继续下去了

 

天渐渐黑了,两人买了游轮票,夜游长江

从江上看夜景和在观景台上看很不一样

就像站在了舞台的中间

自己也成了别人眼中的景色

这话用在李熏然身上很合适

凌远偷拍了几张李熏然

也许是做贼心虚

凌远总觉得李熏然在看着自己偷笑

 

下了船,时间还早,李熏然提议去酒吧坐坐

凌远表示同意

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一家还算安静的酒吧

坐下来点了酒

凌远说自己明天就要回去了

酒吧里的灯晃着,台上的歌手结束了一曲,底下传来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

凌远听见对面传来低沉的声音

“是吗”

“你呢?什么时候走?”

凌远看见李熏然的眼睛闪了闪,躲着自己的目光

“我啊,再呆两天吧”

凌远没说话,低头喝了口酒

 

“我给你唱首歌吧”

凌远还没反应过来,李熏然已经跑到台上

 

“下面这首歌,我要献给一位我的好朋友,祝他幸福,也祝全场所有的朋友都幸福”

凌远觉得这首歌很熟悉,他记得原唱调很高,而李熏然的嗓音很低,唱出来格外打动人心

追光灯下的李熏然像个天使,凌远有点不敢看李熏然的眼睛

凌远感觉自己心跳得很快

肯定是酒精的作用

凌远感觉自己的心好像漏跳了两拍

不会是得了心律不齐吧

 

一首歌很快就结束了

凌远看着李熏然笑着朝自己走过来

 

凌远你一定是中邪了

 

第二天凌远没看见李熏然

只能发了个微信跟李熏然告别

值机,托运,登机

李熏然一直没有回复

大概是去哪玩了吧

凌远关了手机,闭上眼睛等着起飞

有点失落

 

“先生能换一下座位吗,我们是一起的,谢谢啊”

凌远觉得这声音很熟悉

特别熟悉

睁眼一看

除了李熏然还能有谁

凌远就这样瞪着眼睛看着李熏然,看着他挤进中间那个位置,坐在自己旁边

李熏然转头

“先生一个人吗,聊会天呗~”


End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比哈特

首先表白楼诚,表白楼诚圈的各位太太

我为楼诚贡献的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看同人文

第一次买同人本

第一次剪视频

第一次被表白

……

感谢各位太太赋予了楼诚更长的生命

感谢各位太太为我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一直很羡慕各位太太优秀的文笔和强大的脑洞

我没什么文采,每次都感觉有很多东西要写,下笔的时候却又不知道写什么

我也不太会说话,好像翻来覆去都是在说感谢和表白

(天呐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总之这是我第一次写一篇相对完整的故事

文中各种错误、不合理、ooc都是我的锅


最后再次比哈特


ps.本文可能有后续

pps.如果没什么回应后续我就写来自己看了



昨天真好看哭了❤️❤️而且特别暖啊❤️❤️最后还有鸡汤💪💪小哥哥怎么那么好❤️❤️

安迪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谭宗明

© 露沉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