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沉沉_

唯爱豆与美食不可辜负

【木手×丸井】再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上)


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个和文章对不上的沙雕名字......

依旧的小学生文笔,没有高潮的流水账

他们的好,我写不出万分之一


————————————


春天总是让人觉得困倦,丸井打了个哈欠,向上滑了滑电脑

今天的流水,终于算!完!啦!

刚刚还哈欠连连,想到算完流水就能吃到的宵夜,丸井现在已经容光满面。

 

叮铃~~

“对不起,今天我们已经打烊了”

“啊,对不起啊,我看到还亮着灯就进来了。我只是想买一个小蛋糕,请问有剩下的吗?”

丸井看着桌子上自己留的一块黑森林,有点犹豫,算了,干嘛跟钱过不去呢

“还有一块黑森林,您看行吗?”

眼前的男人盯着已经空了的橱窗,听见声音抬起头来,丸井打眼看过去,大约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深色的头发用发胶固定的一丝不苟,肤色对于生活在东京的人来说有一点点深,是很好看的小麦色,衬衣上有一点褶皱,看来是忙了一天。

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

男人对着丸井露出了感激又礼貌的微笑

“当然可以,十分感谢。”

这个声音是......

 

丸井看着男人提着自己的蛋糕走到门口

“奇..奇天烈?”

“丸井君终于想起我了?”

 

“什么嘛!奇天烈明明都认出我了,为什么不主动和我打招呼!害我还怕认错了人!”

“明明我更应该生气吧,当年我们可是最佳搭档,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丸井君都认不出我了”

木手喝了一口水,酸酸甜甜的,像丸井一样的活泼的味道

“毕竟我们都十二..十三年没见了!十三年!而且,奇天烈确实变了一些嘛,本天才没认出也是情有可原的!”

“嗯?”

“怎么说呢,就是整个人给别人的感觉都和国中的时候不一样了......”

“丸井君还和那时候一样,我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丸井用吸管搅了搅杯子里的冰块,仔细看了看木手,又摇了摇头

“也是啊,曾经的杀手,今天竟然变成了白衣天使,给人的感觉肯定变了”

曾经用最卑鄙的手段赢得比赛,被誉为网球场上的“杀手”的木手永四郎,今天已经是一位医生了

木手有点无奈,没有去纠正丸井有些别扭的比喻

“丸井君成为一名甜品师,倒是意料之内呢”

 

那晚两个人差点错过最晚一班电车,丸井和木手在站台上交换了联系方式,木手看着自己的line弹出好友验证消息

丸井的头像是一块草莓蛋糕的图片,上面插着一块写着“丸井”的小巧克力牌

“是丸井君自己做的蛋糕吗?”

“当然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天才~”

“是丸井君的风格”

木手收起手机,从他的角度能看到丸井的发旋

“丸井君,那次的比赛,我好像没有正式跟你道歉过,丸井君,对不起。”

“诶?”

“那次的比赛,把你打伤了,我很抱歉”

“呃,奇天烈,其实你不用这样,我也没有...”

“请听我把话说完,那次的比赛,把你打伤了,我很抱歉。但是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只是,觉得欠你一句正式的对不起。”

“哈,果然是卑鄙的优等生啊~”

丸井觉得正经的木手和十三年前的“杀手”重合了,其实如果木手不提起这件事,丸井根本没有想起来。和木手重逢,丸井回忆起的,关于木手的记忆,全是快乐的,两个人一起研究战术,一起练习,一起吃饭,木手用缩地法帮自己去抢最新发售的泡泡糖,自己嘲笑木手吹不出泡泡的滑稽样子。至于那场比赛双方都没获得什么好处的比赛,丸井好像选择性的忘记了。

丸井吹了个泡泡,笑着撞了一下木手的肩膀,

“好吧,看在奇天烈这么真诚的道歉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以后常来店里玩,随时联系~”

“好的,那丸井君回家路上小心,晚安”

“晚安!”

 

后来木手真的常常光顾丸井的店里,或者说是几乎天天都会来。丸井的甜品店离木手就职的医院不远,是木手上下班的必经之地。木手有时会在正常下班的时间过来,有时会在快打样的夜里过来,要是有一天没来,丸井就知道木手昨天一定上的夜班。

刚开始木手过来的时候,会随便挑一块蛋糕,大多数是当天没有卖完剩下的,后来,丸井每天都会专门给木手准备一块蛋糕,每天都不一样,大部分是自己异想天开新研究出的口味,薄荷的,红酒的,芥末的,还有苦瓜的。每次做完,都会拍照发给木手,木手大多数时间不会马上回复,丸井也不着急,因为知道木手看到后就会回他:今晚就它吧。

每次木手来,要是店里客人多,木手就会直接买走自己的那块蛋糕,要是客人少,木手就会和丸井聊几句,从医院里的医患关系到今天中午吃了什么,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丸井在说,给木手介绍今天的蛋糕,自己的新的灵感,还有今天遇到的奇葩客人等等。医院的同事要是看见这样耐心而且微笑着的木手,恐怕会觉得他被外星人附身了。

 

这周末木手约了丸井一起打球,虽然丸井现在已经不会放很多精力在网球上,但是偶尔也会约在东京的桑原、慈郎一起出去运动,也会关注职业选手手冢、越前的比赛,所以用丸井的话来说,他的网球技巧还是一样的“天才”。

木手就不太一样了,医学生的课业紧张,大学时木手几乎天天泡在图书馆里,工作了以后时时待命。在没有工作的休息日,自律如木手,也会想就这么在床上躺一天。虽然还是会保持健身,但是目的已经变成了保持健康和身材,网球更是很久没打过了。

 

丸井拿起毛巾擦了把脸,额前的红毛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奇天烈,你最近是不是吃蛋糕吃胖了?网球可是不如国中了”

丸井伸手戳了戳木手的肚子,嗯,好像还是硬硬的

木手正在喝水,被丸井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的差点呛到,他捉住丸井那只捣乱的手

“丸井君”

“啊?”

木手盯着丸井看了一会,放开了手

“没什么,天气太热了,我们回去吧。哦对了,我的新家装修好了,丸井君今晚有空吗,要不要来玩?”

丸井想了想,抬起头看着木手

“我晚上是没什么事情,不过我今天份的蛋糕还没吃,奇天烈家有蛋糕吗?”

“蛋糕是没有,不过家里有烤箱,你可以在我家里做蛋糕。”

 

回家的路上,丸井拉着木手去超市买做蛋糕的材料,木手推着购物车跟在丸井后面,丸井已经往购物车里放了一袋10公斤的面粉,各种水果、糖浆,甚至还有模子,一边向购物车里加东西还一边跟木手讲解各种东西的用途,不同牌子的巧克力的特点,木手觉得自己再不插嘴,超市都要被丸井搬空了

“丸井君,已经够了,今晚只要做个小蛋糕而已”

“嗯?没事,剩下的留着以后再用!”

以后...吗?

 

两个人买的东西太多,又刚刚运动完,决定还是打个车回家。位于市中心的小区打车很快就到,木手提着面粉和水果下了车,丸井提着几个瓶瓶罐罐跟在后面,看着周围一水的高层,想了想自己租了三年的单人公寓,丸井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木手家的公寓楼层很高,装修是很简单的北欧风,客厅、厨房、卧室全部都干干净净的,感觉不到什么家的烟火气。

进了家门,丸井要洗澡,木手给丸井找出了客人用的拖鞋、毛巾和自己已经洗好还没穿过的新睡衣。等木手自己洗好出来,就看到丸井穿着大了一号的睡衣,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木手想去帮忙,却被丸井推出了厨房让他不要捣乱,木手只能笑着去找打包回来的意面,放进微波炉里叮着

 

意面配的是白葡萄酒,丸井不常喝酒,两杯下去已经微醺,摇头晃脑的指着木手说他不够朋友

“奇天烈搬家都不叫我,太见外了,拿我不当朋友吗!”

木手把丸井面前的杯子拿远了一点

“我没什么行李,这里的家具都是新买的,所以搬家也就只是拿着行李箱打个车而已。”

“不过话说奇天烈你很有钱啊,能在市中心买这么好的公寓,我可是还住在贫民窟呢”

“读书的时候跟着老师做了几个项目,拿的奖金付了首付,剩下都是贷款,我现在可是欠着债的人呢”

“诶.......”

落地窗外是万家灯火,灯光照进丸井的眼睛里,仿佛星光一样闪烁

“奇天烈一个人在东京,不会孤单吗?”

 

木手把最后一块蛋糕装进小盒子里,递给等在门口的丸井

“你这样子回去没问题吗?”

丸井靠着门站着,接过蛋糕仔细的抱在怀里

“没关系的~我平时下班的时间比现在晚多了~~”

“请至少让我送丸井君回家吧”

“不用啦”丸井指了指厨房的一片狼藉,“等你回来再收拾好厨房睡觉就要明天啦”

 

“那再见啦~~~”丸井坐进叫来的车里,对着木手使劲挥手

 

木手目送载着丸井的车出了小区,上楼回家看着厨房的锅碗瓢盆,任命的开始整理,第一次有家的感觉。


tbc

   
© 露沉沉_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